2018年12月14日 星期五

行善改命,因果不虛

行善改命 因果不虛

善者獲福,惡者遭殃,古今無數事實就是驗證,令人閱之凜然。順應天理而向善就會給自己塑造好的命運;改過遷善,也會使命運轉好。如唐代的裴度早年在看相時,說他會因飢餓而死,只因善行,後來出將入相;宋代的竇禹鈞命中本無後嗣,就為還了遺金,後來卻五子登科;明代袁了凡因修身、行善而延壽、多福。以下再舉幾個史料中記載的清代年間發生的故事。

(一)

陽羨(江蘇宜興)有一位書生,和同學結伴去參加選拔貢生的科試。因頭一年歲考中,該生在經、古等科目連得第一,心想這次拔貢穩操勝券,每天在客棧裏與同學們愉快地賦詩談論,客棧裏住著一位善於看相的相士,大家相處很好。

一天,書生問相士自己是否能選拔上,相士猶豫了一會兒,說:「早就想直言相告,但是又不敢說!」書生說:「沒關係,說吧!」他才說:「你根本沒有希望選上。你臉上已現晦暗之色,三日後三更有性命之憂。你最好趕快回家吧。」書生問:「能不能避免呢?」他說:「時間太緊了,不好說!」書生頓覺沮喪,馬上想收拾行李回家,周圍同學都指責相士胡說八道,勸阻書生,他雖然留了下來,但心裏總感到不安。

考期快到了,這天晚上,同考的人都已入睡,書生走出門去散步,聽到遠處傳來哭聲,循聲來到一間破屋門前,見一婦人抱著兩個孩子在痛哭,一問才知原來她丈夫欠了一權勢人家五十兩銀子還不起,被抓走催逼甚緊,打算賣妻子來償還,婦人因捨不下兒女,所以悲哭。書生聽明情況,立即回客棧拿了七十兩銀子交給婦人,說:「我這裏還有些銀子,幫助你們去還帳。有餘的話,可以做點生意餬口,免得以後再借人錢揹債!」

婦人感激不盡,又詳細問了書生姓名和住地。書生返回客棧後,想起了相士的話,睡不著,聽到已打三更,心想時間到了。正在疑慮之時,聽到有人敲門,原來是那位婦人及其丈夫,兩人特地前來叩謝,書生起來勸慰他們一番,把他們送出門外。此時,卻聽到後面一聲巨響,一看房屋塌了,一面牆正砸在書生的臥床上,床和蓆子等都壓成碎片。

第二天面見相士,人們都說他沒算準。相士當然不知前一晚上的事,把書生仔細審視一番,說:「昨夜你一定做了甚麼事,滿面陰德之相,而且德相很大。現在不會死了,而且還得選拔,當連捷中進士。如果以為我的話是胡說,昨天你早已死在塌牆之下了!」書生大加嘆服。果然得拔貢,後入了翰林。救人即救己,助人即助己,果報竟然是如此地迅速快捷!

(二)

有一位讀書人王生,平日工於心計,為人奸詐,所做之事都違背天理。當他參加秋試時,因文章寫得很有文采,房師想推薦他名列前茅。等到填榜時,試卷忽然找不到了,填榜完畢後,才從房師袖中掉出來。房師大悔,為王生惋惜,和王生見面說以後有機會一定舉薦。

不久房師轉調吏部,王生此時已進入大學。到了再度赴考,房師正好在考選司任職,看到王生非常高興,想為他挑選一個合適的任職,但當選期到時,房師卻因父喪而離職。過了三年,房師守孝完畢,仍回選司任職,王生也以資深學員身份應選。房師特別為他揀選一個官職,就職指日可待,可沒過幾天,王生卻因母親去世而回家守喪。房師很憐憫王生的命運坎坷,就推薦他到巡撫家當家教,但還未成行,巡撫又被免職了。

王生一生屢有奇遇,卻都成了畫餅,內心憤憤不平而生病,躺在床上三年。這一天,他反思自己往日所為,幡然悔悟說:「我所遇到的這些事,都不是偶然的。一生時運不濟,這都是我做了太多惡業,積惡所造成的呀!今後要斷惡向善,心術端正。」病情於是痊癒,後來終生行善,並常向人講述因果報應的事理,勸勉人們向善才能心想事成,逆天理、拂人心的事是絕對不能幹的。王生後來好幾代的富貴顯榮,人們都說是他行善的報應。

(三)

錢廣生是一個開茶葉鋪的商人,平日為人刻薄,積得現銀五、六千兩。他生得相貌魁梧,人們皆以大富翁稱之。一天,有個相士來到此地,人稱其決斷如神,很多人前往觀看,錢廣生也來了。

錢廣生看到一熟人趙某正在看相,相士皺眉說道:「尊相生得頭皮寬厚,山根高直,原是福壽之相。但嫌黑氣侵入天庭,不知做了何等壞事?只在一月內,壽數難逃。」其人大惱而去。錢廣生倚仗自己相貌好也向前請教,相士細細觀看,說:「尊相身體敦厚,一生積財富餘。只是人中短縮,更加面皮虛薄。訣云:『面皮虛薄,雖人中長而壽亦虧。』又云:『面皮急如鼓,壽只三十五。』請問多大年紀?」錢廣生答道:「今年正是三十五歲。」相士又道:「莫怪我直說,壽算只在百日內,身後之事,須要早為料理。」

錢廣生送了相金,回家著實煩惱,想到:「先相的趙某,說他壽命只在一月內,我尚遠有百日,先看趙某應與不應。」原來,這趙某系江都縣書吏。其年旱荒,奉命發賑米賑濟,他虛捏了多戶,自己侵蝕了賑米五十餘石,結果被本官察出處死,果在一月之內。錢廣生見趙某已經應驗,更加憂慮。一日,忽夢見已故某僕來說道:「我因生平忠直,在城隍處當差,專勾拘人犯赴冥。今見票上人犯四名,內有主人名字,特來報知。我先往丹陽等處拘人,待拘到一同前往,可速些料理家務。我三日後必到,一到刻不能緩。」錢廣生醒來想到兒女幼小,世間許多未了事件,不知料理哪一件,於是痛哭,鄰舍老翁來問明原因,說道:「生死大事,無法可作,痛哭苦惱,具有何益?聞得巨渤禪師是個得道高僧,你急速去求他指點,或有可生之路,亦不可知。」

錢廣生即來尋見巨渤禪師,說相士、故僕原委,痛哭跪求。禪師道:「人之死生定數,何能脫逃?然虔誠敬佛向善,福壽必然全備,須將平日刻毒盡改為仁慈,或可回天保護。」

錢廣生回去後力行善事,每日唸經誦佛,並對家人說:「我親見趙某冒侵賑米五十餘石,即促壽凶死。目今年歲大荒,我願將此銀買米賑饑,普救民命。」於是令人齎銀三千兩,買米賑饑。錢廣生後來果然並無災殃,其子體父之志,存心慈厚,皆敬佛向善,不僅販茶貿易興隆,又增開幾家零售店,還增開一大布店。

錢廣生壽至一百多歲,鶴髮童顏,過百歲壽誕時,他雖一貿易之人,可是滿城內外,人眾幾千,本城府縣、大小各官紳衿,俱親自到門恭賀,稱其為全福之人。錢廣生告誡子孫說:「我壽命只該三十五歲,遇禪師指教,今已百餘歲,且又子孫滿堂,財谷饒餘,感念天地神明保佑,你們一定要奉循天理,常存天良,不可違悖啊!」

因果迴圈、善惡有報是客觀存在的真理。人都希望有好的未來,(明代的)王華年輕時,在一富翁家教書,由於他的人品佳、學問又好,頗獲主人賞識。富翁無子,看見王華才學兼備,便心生一計,有天就派遣小妾到王華的房間,事先在一張紙上寫著:「欲求人間種」。小妾年輕貌美,走到王華房中,拿出主人的紙條,巧笑倩兮地問:「意下如何?」王華不假思索,援筆立就,寫下:「恐驚天上神」。王華後來官至吏部尚書,且獲麟子。陽明先生在胎內十四個月才出生,祖母曾夢見神人自雲送兒下,故而命名為雲;五歲尚不能言,經高人指點,改名為「守仁」,方才開口。命好者必循天理而行,命歉者尤不可再傷天理也。境由心造,境隨心轉,招吉或招禍,全在人心如何運用了。行善向善,不僅使自己去禍遠災、遇難呈祥,而且也是為後人積福、造福。心存天理,前程光明而遠大。(資料來源《太上感應篇例證》、《坐花志果》等)

--轉載自明慧網


2018年12月5日 星期三

口業難當

宿業難消 羅漢遭災

诗曰:

「離越前因謗聖賢,賠償加罪八多千;

惡心毒口招殃咎,莫在僧中結孽緣。

苦報三塗難息滅,來生酬債利增填;

如今證果阿羅漢,宿業還冤十二年。」

從前北印度的罽賓國,有一位很有名的聖者,他的名字叫離越,從小就徹底看破人生無常,苦空無我,而出家學道,並長期住在深山中的巖洞裏,精進修持苦行,不久即證得六神通自在的大阿羅漢道。

離越成道之後,還是繼續住山修行。因此,很多遠近愛好修道的人,都入山來拜他為師。他以神通觀察弟子的根機,對症下藥,數百名的弟子受到他的指導,都前後證得阿羅漢道。眾弟子成道之後,均到各地去弘法利生。到後來,只留老阿羅漢自己獨居在山中修行。

有一天,離越老阿羅漢利用空閒的時間,整理山洞,他看見自己一件百衲僧衣,褪成淡白的顏色,想把它再染成灰色。他便向山中尋找能夠染衣的草根和樹皮,來充當染料,並將僧衣放在鍋裏,然後用烈火燒煮。

當老阿羅漢開鍋用柳枝翻攪時,發現鍋中那件百衲僧衣,竟變成牛皮,草根和樹皮也作起怪來,皆變成牛肉,染料的水也變成紅血水,而且牛肉的氣味特別重。老阿羅漢驚愕道:「我的業障來了!因果業報真是不可思議,世間造口業和惡意的人,均逃不出因果報應的追蹤,且看即刻便有業報來到。」

這時,忽然有一個粗暴的農夫匆匆追來,大聲喊道:「喂!和尚,你這個出家人今天大開殺戒,山裏許多山豬、山羊還吃不夠,連我的耕牛也殺了。我早上才牽牛到山邊吃草,不多時就不見了,到處都找不到,原來是你這個和尚偷來把它殺掉。」

農夫把全鍋的證據帶走,並且氣憤憤的逼著老阿羅漢離越去見國王。古代人事簡單,沒有設置法庭和法官,一旦人民有了事故,就去請求國王裁判。

罽賓國王問農夫何事?農夫即將經過情形向國王申訴。國王問離越有什麼話說?老阿羅漢回稟國王說:「大王!這是我的業報,貧僧無話可說。」

國王說:「被告既不申辯,又有鐵證在前,偷盜罪難辭。出家人破殺戒,又犯偷盜罪,違犯了佛教的根本大戒,戒律和法律均所不許,絕對無法容恕!」因此,離越阿羅漢被判處有期徒刑十二年。

十二年總計有四千三百八十天之久,離越老阿羅漢在監獄中,每天除了修持佛法以外,即擔任清潔環境,掃除廁所等工作。晚上則端身靜坐不臥,他的慈悲忍辱,深受獄官和獄卒的稱讚佩服。

到了刑期屆滿那天,過去在山中修行,先後得道的弟子,均不約而同的想念師父。這數百名的阿羅漢,均運用自己的神通觀察,知道恩師被冤枉坐牢十二年,大家均以神通飛騰來到王宮,在空中大鳴天鼓,為師父申冤,責備國王失察,誤聽農夫誣謗,委屈聖師坐牢十二年。

國王大為驚懼,親自前往監獄釋放,並懺悔一時失察的罪過。離越老阿羅漢走出獄門,即飛上空中,放大光明,作種種神變。一時化身無量,又合成一個大身遍滿虛空;忽然將虛空變成大海,又變成大火,自身在烈火中入定;忽又火息山現,自身在山石中,出入無礙等神通變化。

這時,數百名阿羅漢要懲誡國王辦事不明,老阿羅漢阻止說:「不可對國王無禮,這是我的業報,不能埋怨他人。」老阿羅漢離越尊者,即向大家宣說他宿世所造的因緣:「我在過去世中,曾出生為農夫。一日走失一條牛,入山尋覓,看見山洞中有一位出家人在修行,我那時失察,誤以為牛是被他所藏匿,因為當時山中並無他人。我即惡心毒口擾亂他一天十二小時,要把他驅逐出山,送交國王拘禁於監獄之中。當時我造業十二小時,如今酬債十二年冤獄。好像借錢生利息,日期越久利息越多,我今生債還所加的利息,是當時造業的八千多倍。至心修善作功德,都是施一得萬的福報;惡口造業播弄是非,也是由一得萬倍的業報。稍微的差誤,就會遭受無量無邊的慘苦!」

诗曰:

「口業難亡利日增,一因萬果永相承;

愚癡凡眾心顛倒,酬債悔遲俱不能。」
附注说明:

(一)造口業毀謗出家人,一開口或一開筆誹謗僧尼,將來決定受無量劇苦。這種造一句口業,即能得到萬倍痛苦的「高利貸」,我們千萬不要虧欠人家這種帳。

(二)最容易犯過的就是口,口能造業如山大,愚癡凡夫的眾生,卻把嚴重的口業當作好玩。信佛學佛的人也會如此,豈非愚癡之極!

(三)造口業是十惡中最大的惡業,罪大惡極無過於此,很多佛經裏均說口業罪報嚴重。曾對佛、法、僧三寶犯過口業的人,應速至心向三寶懺悔,否則後患業報受苦無窮。

報佛恩網

https://www.amtb-mtl.org/pages/yinyuan/yggushi/fojiaoshengzhong20.html

2018年11月26日 星期一

紀曉嵐寫的因果故事三則

紀曉嵐寫的因果故事三則

義叟免難

我家原有一莊園座落在滄州以南的上河崖,如今已經賣給別人了。那莊園裡,舊有「水明樓」五間,憑樓而 望,可以俯瞰衛河,看舟帆點點來往於護欄下。這「水明樓」和外祖父張雪峰家的「度帆樓」一樣,都是登高遠眺的好去處。先祖母張太夫人,每到夏季便來這莊上 居住,藉以避暑乘涼。我們幾位後輩子孫,便輪番來侍候、陪伴著她老人家。
  有一天,我在「水明樓」上推窗南望,只見有男女數十人絡繹登上一條渡船,船已經解開纜繩,行將啟程了。突然,船上一人奮力揮拳,將一位老者擊落在岸邊的淺水中。老者的衣鞋全濕了。他掙扎著坐起來,憤怒地指著船上人破口大罵。這時候,船已經鼓棹離岸了。
  當時正當大雨之後,衛河水突然暴漲,洪波直瀉,洶湧有聲。就在這時候,有一艘運糧船張滿雙帆順流而下,恰似離弦之箭,直向那渡船撞去。渡船當下被撞個粉碎,船上數十人全部落水,無一人倖免於難。只有那沒有上船的老者倖存性命。這時候,他才轉怒為喜,不住口地合掌念佛。
  有人便問老者要到哪兒去?老者說:「我昨天聽說我的一位族弟得了人家二十兩銀子,就要把自家的童養媳賣給別人去做小老婆,據說今天就要立下字據,我於心不忍,趕緊把我的幾畝薄田押給別人,弄到二十兩銀子,好把那女孩子贖回來,真沒想到……唉,唉!」
  眾人聽了,無不交口稱讚,都說:「這一拳準是神明頤使那小子打的。」於是眾人急忙張羅其他渡船,將老者送過河去。
  當時,我剛滿十歲。只聽人講這位老者是趙家莊人,可惜那時沒有問清他的姓名。這是雍正癸丑(1733)年的事。
  又先祖母張太夫人說:滄州有個人,他逼迫寡居的弟媳改嫁,並把兩個侄女賣進妓院,鄉親們對此都憤憤不 平。忽一日,此人懷揣不義之財,買下滿滿一船綠豆,直下天津去販賣。傍晚,船泊於河邊,他坐在船舷邊洗腳。忽然,西岸邊一艘運鹽船纜繩中斷,那鹽船突然橫 掃而過,兩船船舷相切,此人自膝蓋以下如被刀削,雙腿骨肉粉碎,他悲慘地呼叫了幾天後才死去。
  先外祖父張雪峰家有個僕人聽了這件事後,忙來向主人報告,並且說:「某甲遭到如此慘禍,真是件大怪事!」雪峰公卻慢條斯理地說:「這事並不怪。依我看,他若是不落得這個下場,那才是大怪事呢!」
  這該是雍正甲辰到乙巳(1724—1725)年間發生的事。

放生消業

御史胡牧亭說:他家鄉有人養了一頭豬。這頭豬只要一見到鄰居的老頭兒,就瞪起眼睛狂吼,並橫衝直撞地追 來要咬他。但見到別人卻不會這樣。那老頭兒起初非常憤怒,想把它買過來殺掉吃它的肉才解恨。不久他忽然省悟,心想:「這大概就是佛經上所說前生結下的冤仇 吧?然世間上沒有不可解的冤仇!」於是,他就以高價把它買來,送進寺院作為長生豬餵養。此後這頭豬再見到老頭兒,便俯首貼耳很親暱地靠近他,再也不像從前 所見那副兇惡的樣子了。
  我曾看過孫重畫的一幅《伏虎應真圖》。圖上還有巴蜀西部人李衍題的詞。其大意說,道行廣大的人騎著猛虎,如同駕御良馬一般。豈是它本來就是馴良的,而是道力化解了它的凶性。由此可知天地之間,一切有情都可以成為契友,但願眾生能至誠相處,不要互相畏忌而成敵對。
  我想,這段題詞正好可以作為胡御史所講這個故事的旁證。

受恩必報

先父姚安公(紀容舒)性情嚴峻,平時很少與閒雜人等交往。然而,有一天,卻有一位衣衫襤褸的人坐在堂 上,先父恭敬地陪著他喫茶說話。一會兒,先父又把我們兄弟幾人喚上堂來,與此人見禮,並對我們說:「這位先生就是宋曼珠先生的四世孫。我們紀、宋兩家失去 聯繫已經很久了,今天才見了面。想當年,正遇上明朝末年的戰亂,那時候,你們的曾祖父(紀潤生)年僅十一歲。在那兵荒馬亂的年月裡,多虧曼珠先生將他收留 教養,才得生存下來。」於是,先父便留下這位宋曼珠的後裔在家中,並多方為他謀求生計。
  此後,先父還經常以此事為例教誡我們兄弟說:「別人對我們有恩有義,我們理當盡心盡意去報答,且不必去 談論因果如何,而事實上因果絲毫不會差錯。過去曾有個人受過別人的救命之恩。後來這人富貴了,眼看著恩人的後代衰敗零落,卻冷漠得如同素不相識的過路人。 不久,這位富貴人得了一場大病,他剛要舉杯服藥,恍惚間見有人遞給他手裡兩封信,信封且不曾封口,他抽出信函一看,竟是當年他危難時親筆寫給恩人的求救 信。他又是驚恐、又是悔恨,當下把藥杯擲之於地,長歎一聲說:『我死得太晚了!』當天夜裡,他就斷氣了。」

原文出自:

http://www.book853.com/wap.aspx?nid=2410&p=2&cid=25


2018年11月21日 星期三

 昏迷唸佛 佛光護身

 昏迷唸佛   佛光護身

         衛瑞錦,男。二十九歲時於土城承天寺皈依,雖然師父教其念佛,但自己興趣在於打坐,忙修瞎練學坐禪,根本沒想到要念佛。



  大約半年後, 八月二十六日 的早上,因為瓦斯爆炸,全身百分之五十五以上都被燒傷,而且大部分在上半身重要部位,不久人即昏迷。



  據其本人自述:「我整個人昏昏沉沈的,而且覺得越來越陰冷,四周圍很黑、很暗,心裏不禁越感到害怕,好像有人要來帶我走,我很恐懼,恐懼死亡,掙扎著想爬起來,但因為傷勢很嚴重,身體根本不聽我的指揮,經上說的『人命無常』,這時候就很能體會到。就在我六神無主的時候,腦子裏忽然浮起皈依時師父教我念『南無阿彌陀佛』的情景,我心裏大聲念:南無阿彌陀佛、南無阿彌陀佛、南無阿彌陀佛……,這時候一心求阿彌陀佛救命,真的是拼老命念,至誠懇切地念,南無阿彌陀佛、南無阿彌陀佛、南無阿彌陀佛……,念了一會兒,忽然有一團光籠罩我的全身,一剎那間,所有的黑暗、陰冷、恐懼都沒有了,光芒照在身上很溫暖,比冬天曬太陽還舒服,很奇怪,心裏變得很平靜、很安詳,而且身上一點痛也不痛了,我直覺是阿彌陀佛放光來救我了。他的光很強很亮,還像風車一樣『唰!唰!』慢慢地旋轉,感覺很親切、很熟悉,就像嬰兒可以全心全意依靠母親一樣的感覺,可以說一切的擔憂都沒有了,都放下了,海闊天空,很輕安、很自在。」



  衛瑞錦說著,好像又沉浸在佛光中一樣:「我心裏很自然地念著佛號,念著念著,耳邊像是聽到人在叫喊,有男聲、有女聲,歡喜地叫『他醒了!他醒了!』那時光明也消失了,我知道我又回到這個世界。醫生和護士正在幫我急救,看我活過來都松了一口氣。」



  衛瑞錦又說:「其實瓦斯爆炸前幾天,我就在打坐中踫到一件怪事,那天坐到心很定的時候,忽然聽到二、三個人口氣非常兇惡,指著我說:『找到了,找到了,就是他!就是他!』



但又有一個很溫柔的女聲說:『不要再冤冤相報了,我幫你們超度好嗎?這個人蠻有善根,你們不要斷了他的慧命。』





那些人不肯甘休,說:『不行,不行!我們一定要找他算帳才能甘心。』那個女聲又勸了一些話,但是他們堅持不肯放過我。我聽了全身毛骨悚然,不敢再坐下去,匆匆忙忙下座,但是他們的對話還是在腦子裏盤旋,心裏覺得很不自在。結果二、三天后就發生了事情。



  吉凶禍福都是我們自己造的業,沒有因就沒有果,絕對不會沒有種因就得到果報的。我踫到這件事情,一定是前世做了什麼壞事對不起他們,所以我很心甘情願接受我的果報。本來我應該死的,現在大難不死,可以說是重業輕報了,像《金剛經》上說的,如果有人誦《金剛經》,今生被人輕賤,那是轉墮惡道的重業為輕報,所以我已經很慶倖了。我想那時要是不會念佛就死了,一定會墮三惡道的。」

(節錄自《淨土文選》第三輯)



按:

因宿善故。遇緣皈依。因宿冤故。爆炸傷身。

若皈依後。依教念佛。預解宿冤。可免此難。

念佛能得。現當二益。現世安穩。往生成佛。

禍福無門。唯人自召。善惡之報。如影隨形。

南無阿彌勒佛

2018年11月14日 星期三

因果故事兩則

因果故兩則

1.余蜀華小姐婚事受阻的前因

余蜀華小姐,是現代四川省富順縣自流井人。自幼父母俱喪,小學畢業後,入王家園女子師範學校求學,很用功讀書。

乙卯年冬天,余小姐忽異常態,如見鬼狀,或喃喃自語,或夜半遠走。

校中教員黃粹君女士,是黃書雲老居士的侄女,看到余小姐如困鬼魅的病狀,代為請求黃老居士以佛法施救。

黃老居士說:「除念佛外,別無生機,當速照辦。」余小姐信受,因而實行念佛,從此神識漸漸清醒,病情日漸減輕。

第二年正月,余小姐親至黃老居士家中致謝,並詳訴其病狀經過說,在昏迷中,看到一男子,自稱張洪興,對她說:「前生我們都是布商,我經商獲利頗豐,你在僻道中,謀財殺我命,我入冥界,因其他罪業墮在鬼道中受苦,而你轉生人道已十七八年,可是你前生殺我的仇,我怎能饒恕你呀!」

余小姐說到這裏,還覺心有餘悸。她接著說:「我念佛後,由於佛力的加被,那鬼雖不能繼續害我的身體,但怨氣不散,還時時刻刻跟著我,不肯離開。」

黃老居士就開示她說:「你雖念佛,但僅持佛名自衛,並沒有發心為鬼超度,使鬼脫苦,所以不能解脫,你應該為鬼誦佛號十萬聲,往生咒若干遍,發心為彼超度才對。」

余小姐遵命,繼續念佛誦咒,過了數月,她向黃老居士函告近狀,據云鬼對她說:「你前生殺我之仇,怨恨太深,不願速解,一定要破壞你的婚姻,以泄我的憤恨。」後來余小姐的婚姻,果然屢次受到阻礙。

黃老居士憫之,乃代為作一告鬼文焚化,並於中元節親為誦經超度,自後鬼遂絕跡,余小姐的婚姻亦告成功。(取材自佛法靈徵)

湘清按:余小姐前生造了殺人的惡業,雖有其他善業而今世轉生人道,仍難免冤鬼索命之報,幸而皈依佛法,由於佛力之加被,得以重報輕受,僅婚姻受阻。蕓蕓眾生,前生都不免有惡業,惟有皈依佛法,念佛懺悔,方能重報轉輕,消災免難也。

2.含輝和尚的前世冤孽

浙江臨海觀音寺中,從前有一法號含輝的和尚,年四十多歲,平日很守戒律。

有一天,到街上散步,經過一家賣熟狗肉的鋪子,叫賣狗肉,這位平日戒律精嚴的和尚,竟也經不起陣陣狗肉香味的誘惑,頗覺垂涎欲滴,有一吃為快之感。

他歸寺以後,全身發熱,身上生起十八個毒疽,每一個疽都像人頭一樣,痛不可忍。

倘若他人看到他的疽,痛可稍止,如果遮蔽不給人看,更覺痛入骨髓,好像要他把疽警戒世人似的。遍請名醫,均告束手,無法治療。

含輝和尚到這地步,自知是前世冤孽作祟,即忍痛跪在佛前,虔誦金剛經,以求懺悔。

一天午睡醒來,恍惚中看到十八個沒有頭的軍人,從頸頷腔內發聲問:「你認識我們嗎?」和尚答:「不認識。」

那群無頭顱的軍人又說:「你前生曾做金朝帶兵的統領,我們都是你部下的兵,你命令我們守山頭的隘口,其中有二人不守軍律,下山遇少婦一人獨行,予以強暴輪奸,少婦歸告其夫,其夫向你告狀,你沒有詳細調查是誰做這犯法的事,竟把我們共同守山的二十個軍人,全部以軍法處以斬刑,他們二人強姦犯法,固然應該處死,可是只他二人的事,與我們十八人全無關係,但我們十八人也給你枉殺,這樣的奇冤怎能不報!

我們尋你已二百年,到今世才相遇,但你為僧守戒,有護法神衛護你,所以我們一直不敢對你侵犯,現在你看到狗肉就動念想吃,已經破戒,再也沒有護法神保護你,我們就不怕你了。

你現在誦經要求解冤,姑且饒你三年,以後再來向你索命。」

從此含輝和尚的毒疽,果然停止發作,直到三年以後,毒疽又復發潰爛而死。(取材自報應記實)

原文出自:
http://www.book853.com/wap.aspx?nid=285&p=2&cp=10&cid=25